华严经快诵网
华严经快诵网
山西小院 观世音菩萨感应故事实录 妙法莲华经感应 六字大明咒感应 药师经感应
主页/ 近现代往生纪实/ 文章正文

印祖故事:众坚请讲经一座,为生死闭关六年(20)

导读:印祖故事:众坚请讲经一座,为生死闭关六年(20) 光绪二十三年(1897年)丁酉夏,法雨寺大众一再坚请大师讲经,大师推辞不掉,就为大家讲了一座《佛说阿弥陀经要解便蒙钞》。《便蒙钞》是清代红螺山资...
印祖故事:众坚请讲经一座,为生死闭关六年(20)

光绪二十三年(1897年)丁酉夏,法雨寺大众一再坚请大师讲经,大师推辞不掉,就为大家讲了一座《佛说阿弥陀经要解便蒙钞》。《便蒙钞》是清代红螺山资福寺达默法师在道光十七年己亥(1837年)于武汉宝通寺编写的,他在自序中介绍他曾讲弥陀要解十有余座。“于己亥岁。

结夏武昌宝通寺,共二三莲友敷扬此解,随解随录,次后渐集成帙。”至于首次出版流通可能是在道光末年(三十年,1850年),见当时资福寺方丈净业莲村氏的序言。这本钞是达默法师鉴于弥陀要解,文深理奥,不便初学者理解,所以按照天台教理,逐条著钞,使初学之士,易于进步。印光大师这次讲经就选择《便蒙钞》来讲,这一讲就讲了一个多月。

大师讲完《便蒙钞》后,就在宝珠殿一侧的关房闭关专修念佛。大师不作讲经的法师,大概讲经的人也需要相应的身体素质,大师小时候害过眼病,如果说话过多,眼睛就发红,而难以看字,这是大师所示现不讲经的一个客观原因。更重要的原因在于,大师以净土为宗,净土宗的道风在于实行,而不在于讲说教理。以言教者讼,如果没有实证的功夫,你说得就算再有道理,别人也不一定听从,甚至还会腹诽(心里怀疑)。以身教者从,如果你行动上做到了,再去教别人,别人就会遵从。因此大师把主要精力放在实修念佛上。

闭关是佛教的一种修持方式,指闭门谢客而隐居修行。闭关的人或者阅读大藏经研究教理,或者专修一种法门,根据各人预期的目标而有所不同。期限也不一定,有几个月的,也有数年的。闭关期间,以不出关房为原则。因此,关房外须有人护持饮食、医护等事,称为护关。闭关先制身一处,进一步制心一处。佛经上说:制心一处,无事不办。大师修净土宗,闭的是净土关。大师闭关的期限定为三年,护关侍者是融明法师。一座寺院有法师发心闭关修行是寺院的一件大事,往往要举行很隆重的闭关仪式,由方丈带领全体僧众到大殿礼佛后,送闭关者入关,等闭关圆满结束时,方丈再带领大众迎接闭关者出关。印光大师这次闭关如何修行没有留下记载,不敢妄测。这里引用大师复明心师书,从大师对明心法师闭关的指导中可以看出大师闭关的经验:

“闭关专修净业,当以念佛为正行。早课仍照常念楞严,大悲十小咒。如楞严咒不熟,不妨日日看本子念。及至熟极,再背念。晚课弥陀经,大忏悔,蒙山,亦须日日常念。此外念佛宜从朝至暮,行住坐卧常念。又立一规矩,朝念一次,未念前拜若干拜。(先拜本师释迦牟尼佛三拜,次拜阿弥陀佛若干拜,再拜观音势至清净大海众各三拜,再拜常住十方一切诸佛,一切尊法,一切贤圣僧三拜。)念佛或一千声,或多或少,念毕再拜若干拜。午前一次,午后一次。再歇一刻做晚课。初夜念蒙山,后念佛若干声,拜若干拜,发愿回向,三皈依后,心中默念佛号养息。卧时只许心中默念,不可出声。出声则伤气,久则成病。虽是睡觉,(音教)心仍常存恭敬。只求心不外驰,念念与佛号相应。若或心起杂念,即时摄心虔念,杂念即灭。切不可瞎打妄想,想得神通,得缘法,得名誉,想兴寺庙。若有此种念头,久久必至著魔。若不与汝说破,恐汝以此为好念头,妄想日日增长,必定著魔无疑。纵令心净妄伏,亦不可心生欢喜,对人自夸。有一分就说有十分,此亦著魔之根。......入关仪式,亦无定章,总以至诚恭敬为主。要在先日礼佛,陈己志愿。当日大殿礼佛,至关房令护关人锁门。门上只贴(不慧明心,发心闭关,专修净业,普为自他,忏除宿咎,增长善根。)作两行写于一纸上,贴于门正中上节。不必学不洞(音董)事的人,用三叉封皮写封条,俗鄙之极。日期自择,亦不可请人封关。此种都是摆空架子,光极不以为然。”

印光大师1897年闭关,到1900年第一期三年闭关结束后,护关侍者融明法师回了家乡,大师给他写了一封信,嘱咐他要亲近净土道场和净业知识,以免在与俗人的来往中,忘掉了念佛求生净土的大事。要做到“当时时努力。若能念念在道,随忙随闲,不离弥陀名号。顺境逆境,不忘往生西方。便可于父母之邦,随缘常住。”又说:“谛法师专修净业,予料其必得大利益。以彼撑持道场种种心,皆死尽无余。念佛之心,又恳切之极。恐彼深得三昧,我尚未能一心,他日何颜见彼。故当仁不让,又欲闭关。”谛法师是指大师的好友天台宗高僧谛闲大师,听到谛闲大师闭关,印光大师从1900年到1903年又继续闭关修行了三年。

大师在闭关中专修念佛,并写信与谛闲法师交流了对宝王随息念佛方法的看法,信中说:“光自出家以来,即信净土一法。但以业障所遮,二十年来,悠悠虚度。口虽念佛,心不染道。近蒙法师训励,誓期不负婆心。无奈昏散交攻,依旧昔时行履。因日阅十余纸净典,以发胜进之心。至宝王随息法门,试用此法,遂觉妄念不似以前之潮涌澜翻。想久而久之,当必有雾散云消彻见天日之时。又查文类,圣贤录,皆录此一段。因悟慈云十念,谓藉气束心,当本乎此。而莲宗宝鉴亦载此法。足见古人悬知末世机宜,非此莫入,而预设其法。然古人不多以此教人者,以人根尚利,一发肯心,自得一心。而今人若光之障重根钝者,恐毕生不能得一念不乱也。故述其己私,请益高明。当与不当,明以告我。光又谓只此一法,具摄五停心观。若能随息念佛,即摄数息念佛二观。而摄心念佛,染心渐可断绝,瞋恚必不炽盛,昏散一去,智慧现前,而愚痴可破矣。又即势至都摄六根法门。愚谓今之悠忽念佛者,似不宜令依此法。恐彼因不记数,便成懈怠。有肯心者,若不依此法,决定难成三昧。法师乘愿利人,自虽不用,当为后学试之,以教来哲。若是利根,一七二七定得一心。纵光之昏钝鲁劣,想十年八年或可不乱矣。”

大师通过长期阅藏和闭关专修念佛,实证了念佛三昧,为民国建立之后出世弘扬净土法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摘自:《印光法师的故事》作者:余池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