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严经快诵网
华严经快诵网
山西小院 观世音菩萨感应故事实录 妙法莲华经感应 六字大明咒感应 药师经感应
主页/ 近现代往生纪实/ 文章正文

印祖故事:鹤年陪师刻经书,二到扬州藏经院(34)

导读:印祖故事:鹤年陪师刻经书,二到扬州藏经院(34) 民国七年夏天交付扬州藏经院的经书需要校对,同时又有一些新的经书需要刻印,大师为此于民国八年再度前往扬州藏经院。大师去年独自出山,感到人地生疏,多...
印祖故事:鹤年陪师刻经书,二到扬州藏经院(34)

民国七年夏天交付扬州藏经院的经书需要校对,同时又有一些新的经书需要刻印,大师为此于民国八年再度前往扬州藏经院。大师去年独自出山,感到人地生疏,多有不便,今年就写信约请高鹤年居士陪同前往。

秋天,高居士接到大师的信,随即来到普陀山,陪大师先到上海。

高居士打算带大师到海潮寺或玉佛寺挂单,大师坚决不同意。大师说:“你的熟人太多,人家要客气办斋。你我是苦人,何必苦中求乐!又要化费钱文,消耗光阴。”于是再四考虑,找到最冷落的一家小庙——天台山中方广寺下院挂单。二人住四天,共费伙食费二元。由高居士介绍,荻楚青、程雪楼、王一亭、陈子修、邓心安等居士都来跟大师见了面,大师广说净土、因果等教理。另有善信等多人,想送香仪礼物供养,大师谢绝不受。某公要求跟着大师出家,大师说:“出家乃不易之事,出烦恼家,出生死家正当,若出家图享福,就是造罪,万万不可。”与印光大师见面的居士都是上海的知名人物,也是佛门的重要护法,与印光大师颇有法缘。

如狄楚青(1873~1941),初名葆贤、又名狄平子,别署平等阁主,江苏溧阳人。早年中举人,后留学日本,为康有为唯一的江南弟子。清光绪二十六年(1900年)参加唐才常的张园国会活动,参加自立军勤王之役,担任捐募款及购置军火工作,事败后避居日本。光绪三十年(1904年)夏,由康有为、梁启超集资,在沪创办《时报》,锐意革新报纸业务,首创对开四版两面印刷的现代报纸版面格式,开设“时评”专栏,短小隽永,为许多日报仿效。对不同的新闻内容,采取不同的字号排印。附张刊登世界名著与流行小说。民国10年(1921年)《时报》转让给黄伯惠经营,狄楚青脱离报业。除《时报》外,他还办过有正书局,出版《小说时报》、《妇女时报》和《佛学丛报》。著作有《平等阁诗话》、《平等阁笔记》等。他与印光大师相识较早,办《佛学丛报》时向印光大师约过稿,又应印光法师的要求,石印了《拣魔辨异录》。

程雪楼,即程德全(1860-1930),字云楼,云阳人。1888年乡试未中,赴黑龙江入幕府。甲午战争后,以功叙候补知县。不久,调回黑龙江任营务处总办,奉命与俄罗斯侵略军交涉,很有胆识,升为道员。1905年署黑龙江将军,建省后改任巡抚。1909年后任奉天,江苏巡抚。武昌起义爆发,他全力镇压,并宣布立宪,抵制革命。1912年见大势已去,便宣布江苏独立,自任都督。袁世凯窃国,又反对讨袁,弃督军之职,逃到上海,以礼佛为事。著有《程中辰奏稿》,《抚吴文牍》等。他先曾误毁苏州报国寺,民国十年(1921年)出资购买穿心街原中军衙署,重建报国寺,后来民国十九年印光大师到该寺闭关。

王一亭(1867~1938),名震,字一亭,法名觉器,号梅花馆主、海云楼主。他是浙江省吴兴县人,世居吴兴北郊的白龙山麓,故晚年号白龙山人。清同治六年(1867年)十一月初九日,生于上海浦东三林塘的外祖父家中。他是一位传奇性人物,幼年丧父,家境贫寒,在外祖母家抚养长大。但这一位寄居外家的孤儿,以后却成为大画家、革命家、实业家、慈善家、佛教大护法,并且在这几方面都有其重大影响。对于印光大师提倡的印经和慈善事业多所资助。

在上海期间,高居士带大师到南园,与简照南、简玉阶兄弟等诸居士相见。大师说净土法门,及因果报应,简氏兄弟及诸居士,发心供养一千余圆,正好用作扬州刻经的费用。

大师到扬州后住万寿寺。高鹤年居士则回大丰老家扫墓。万寿寺住持寂山和尚与大师早有来往,1915年阴历九月曾拜访大师,商议出版通智法师《楞严开蒙》。大师当时劝他先进行修治,并推荐请黎端甫居士修治。在扬州期间,大师对来访居士的开示,都讲要信因果报应,老实念佛。有一位张瑞曾居士多次来拜访大师,大师对他很赞赏,评价他说:“宿植德本,笃信佛乘。颇伤世道人心,日趋日下。谓非如来大法,莫能挽回。故于戒杀放生之事,则实力奉行。于戒杀放生之文,则多方流通。以及种种劝善格言,皆不惜巨资,刊刻传布。唯欲同人,共推乾父坤母之心,各怀民胞物与之念。必期于己立立人,自利利他,同登寿域,咸沐佛恩而后已。”

天台宗名著《法华入疏》,元明以来,中国失传。清光绪末,式定大师,请得东洋宏教书院新印《藏经》,内有此书。因交金陵净戒寺灭尽法师数百圆大洋,请他刻板。灭尽法师分作二十卷,样本都已经写完校讫。但只刻成六卷,灭尽法师就去世了,这样就搁置下来了。大师来扬州了解到这个情况,就想把这本书刻完。张瑞曾居士答应承担刻书费用,请大师校对并作序。张居士还出资请大师刻印《不可录》,大师为此先后撰写《不可录》重刻序和《不可录》敦伦理序两篇序言。

大师这次在扬州,除校对上年刻的《安士全书》等三本书外,又得天津陈锡周夫妇出资刻印《释教三字经重治原本》1000册。该书明代释广真著,大师在光绪年间已经校订好,正文改十分之三,注释改十分之七,后来杨仁山居士得到大师的校正本进一步修改,改为《佛教初学课本》流通。

大师在扬州还得到消息,徐蔚如居士的母亲患病,徐居士回上海侍疾。大师代悟开法师拟了一封问候信,信中说:“缅想居士崇信大法,世德相承,固当报享康宁,何缘身膺笃疾?得非弥陀如来、观音大士,他心天眼,放大光明,借夫人之幻病,作同人之棒喝,俾于苦海,普拯沉溺耶。敢祈深劝子媳,以及奴仆,外及族党,与诸亲眷,悉令戒杀放生、吃素念佛。则净如之家法,千秋续美。庶熙朝之天爵,万古联芳。如是则只此凄凄之病身,为苦海之舟楫。惶惶之病话,作尘世之津梁。又何待证无生忍,方可入俗利生。登不退地,始堪现身说法也哉。经云:至心念佛一声,能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。教人念佛一声,胜于百年所行七宝布施。但能至心念佛,则病无不愈,冯氏夫人之芳躅可追。教人念佛,则生品最高,荆王夫人之懿范不远。以此祷佛,立见痊愈。请即致力,无或疑贰。”

八月,徐蔚如和大师校勘的《普贤行愿品》(四十华严)在扬州江都县砖侨镇接引禅院江北刻经处刻印出版。

高居士扫墓后,再回到扬州,送大师返回上海。九月初四,两人到达上海。九月初五,见到张云雷居士。张居士告诉大师说徐蔚如居士母亲已经恢复健康,徐居士已经回北京好几天了。大师在上海还见到了余和尚及陈锡周居士,了余和尚说章嘉大师过不了几天要去普陀山,恐怕山上无知之僧,照常化小缘,有失体统。因此委托大师即速回山,预为主人交代。这样大师宁波观宗寺等地都没去,直接回普陀山。高鹤年居士则去终南山。回途中风浪比较大,大师在船上受风晕吐,十余日很不安适,之后仍然恢复如常。

大师这次扬州之行,新刻佛经善书有:《法华入疏》、《释教三字经》、《万善先资》、《欲海回狂》单行本,《不可录》,《刻藏缘起》和《普贤行愿品》(四十华严)等。

◎本文转自: 显密文库

摘自:《印光法师的故事》作者:余池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