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严经快诵网
华严经快诵网
入门须知 佛学常识 在家修行 佛与人生 佛化家庭
主页/ 入门知识/ 文章正文

般若智慧是幸福之源

导读:般若智慧是幸福之源一、般若智慧般若是梵文prajna的音译,意译是智慧。为什么不直接翻译成智慧呢?因为般若是一种特殊的智慧,它与小聪小慧有严格的区别。保存了它的音译,就保存了它的独特内涵。般若智慧...
般若智慧是幸福之源

一、般若智慧

般若是梵文prajna的音译,意译是智慧。为什么不直接翻译成智慧呢?因为般若是一种特殊的智慧,它与小聪小慧有严格的区别。保存了它的音译,就保存了它的独特内涵。

般若智慧有五大特点:

第一,它是与生俱来的先天智慧,一切众生皆有之;

第二,它是创造的智慧,尤其是在“文史哲”人文领域,谁开显了般若智慧谁就是创造的化身;

第三,它是一种高级的智慧、圆满的智慧;

第四,它是解脱的智慧;

第五,它是存在性的智慧、归宿性的智慧,是终极智慧;

第六,它是医治一切疾病的良药。因为疾病就是我们的身心走上了歧途的表现,医治身心一切疾病就是把我们从歧途上拉回来,导归到正确的轨道上来,各种身心疾病不药自愈。

一切众生皆有佛性,因有佛性皆可成佛。佛是什么?经过几千年的流传,一般人把佛看作是在天上会飞的、神出鬼没的一个东西,这是对佛的极大误会。佛在梵文中叫buddha,就是觉醒、觉悟的意思,在印度,佛陀不仅指释伽牟尼佛,一切觉醒的圣贤都是佛。般若是佛性的同义词,佛陀从般若中来,把先天的内在的般若智即佛性开显出来了,你就成佛了。

般若智慧是先天俱有的,与后天的经验智慧,即经一事长一智长出来的智慧明显不同。道家与佛家一样,承认人有一个先天俱来的智慧。《道德经》说:“为学日益,为道日损。损之又损,以至于无为,无为而无不为。”“为学日益”是后天的经验智慧的积累方法,是有为法。般若智慧正好相反,是“为道日损”,使用无为法、减法,佛家叫“空”。空就是超越,超越我执、超越法执。“损之又损,以至于无为”。无为不等于什么都不做,无为等于不执着,无为等于超越。其目的,一是远离痛苦,二是获得般若智慧。

般若智慧与生俱来,但我们为什么又没有了呢?就是因为我们的执着压制了我们的般若。我们只有做到四无即无我、无执、无着、无为,般若智慧才会显化出来。无我、无执的状态,就是无为,无为以后“无不为”,无所不能、无所不知。这就是般若智慧,道家叫玄智,这就是真理。

二、智慧的分类及特征

智慧分两类,真理分两类。一类叫外延真理,又名形式真理,是用经验智慧发现的真理。另一类叫内容真理,又名主体真理,是用先天的般若智慧发现的真理。这两者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真理,千万不能混淆。东方文化(包括中国文化和印度文化)用般若智慧来追求内容真理、主体真理;西方文化用经验智慧来追求外延真理、形式真理。两种完全不同的智慧,两种完全不同的真理。这两种智慧、两种真理若区分不清,就会产生许多许多的混乱。突出的表现是,我们试图用西方智慧代替东方智慧,或试图用东方智慧代替西方智慧。

依我们的看法,西方智慧与东方智慧谁都不能取代谁,它们分属不同的智慧,有着不同的功用。东方的般若智慧能给我们带来幸福和快乐,带来身心成长,带来智慧和解脱,带来光明和永恒。西方的经验智慧能给我们带来科技,带来生活方便,带来社会生活的进步,带来对自然的充分利用。历史上中国人、印度人在几千年中瞧不起经验智慧,尤其是佛家打击、嘲笑、藐视经验智慧,你只要追求外在的经验智慧,它就说你是堕落,说你染上了红尘,不可救药。道家也是这样,他们追求生活简单又简单,把生活的方便技术认作奇机赢巧之术。庄子说过,人机深者天机浅,天机深者人机浅。人机是指在社会上玩得转,这样的人天机就浅。天机指内在的般若智,这样的人在社会上又表现得十分木讷。经验智慧越深的人,般若智慧越显不出来。反过来,般若智慧越显化的人,人机一定很浅,这是道家的基本观点。佛家道家都认为,先天般若智慧与后天经验智慧是对立的,不可兼得。

正是因为瞧不起经验智慧,结果我们中国和印度的科技不得发展,社会不得发展。后来西方文化冲击中国文化时,中国就出现了“打倒孔家店”,出现了“五四运动”。“五四运动”就是经验智与般若智的战争。几千年我们不注重发展经验智慧,我们东方没有科技,经济、社会、政治、军事长期停滞不前,这一块恰恰是西方文化的特长。西方注重经验智慧,不注重般若智慧,西方文化藐视、打击、嘲笑或否定般若智慧,不承认人有先天的与生俱来的般若智慧。

为此他们就剩下了一个选择,即发展经验智慧,结果是出现了很好的社会制度,民主、共和,自然科学得到发展。蒸气机的发明,电的发现,整个西方进入到了工业化时代,而我们中国还在做天下大一统的美梦。最后西方用坚船利炮打开了我们的国门,掠夺我们的财富,其实就是经验智慧打败了般若智慧。被打败后中国人猛醒,几千年来我们中国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越来越教条、越来越僵死僵化了,所以一些有识之士奋起呼喊“打倒孔家店”,迎接西方的民主、科学和共和。

的确是迎接来了。“五四”后一百年来,我们中国的发展史就是不断西方化的历史,就是不断经验化的历史,就是接受经验智慧、经验文明的历史。受西方文明的影响,中国人开始不承认或倾向于不承认人有先天俱有的般若智慧。在这一百年前,我们中国和印度已经为般若智慧奋斗了五千年,从来没有人怀疑过,出现了那么多智者、那么多思想家、那么辉煌的文明。渊远流长的文明都是建立在般若智慧的基础上,若没有般若智慧就没有中印文化,就没有东方文明。但近一百年来,国人越来越不承认人有般若智慧,连带着否定开悟,否定成佛,否定觉醒,否定解脱。

没有般若智,老子和释伽牟尼一文不值,佛经、道经乃至于儒家的经典都一文不值。否定般若智慧,就是否定东方文化,这显然说不通,我们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。过去的儒佛道反对、藐视经验智慧,今天的中国人又开始反对、藐视乃至于不承认般若智慧,这两种做法都是错误的。正确的方法是同时尊重两种智慧,同时发展两种智慧,因为这两种智慧的功用不同。般若智慧是我们东方智慧的最高存在方式,它能给我们带来幸福和快乐,而西方文化只能给我们带来生活方便。

三、不幸福的原因

纵观历史、面对现实,我们国家的西方化程度越来越深,生活越来越方便,科技越来越发达,财富越来越增长,但是快乐和幸福的指数却越来越滑坡。离婚率提高,家庭动荡;自杀率攀升到全球第一……为什么会如此?

一是被西化,即被逻辑化了。我们的生活越来越教条,失去了生动,失去了诗意和感性,完全被时间和程序控制淹,象机器人一样。

二是被物化,被生物化,就是兽性化。人有三性即兽性、人性、佛性。物尽天择,西方追求竞争、突显兽性,东方追求和谐、突显佛性。我们引进西方科技,也把西方的兽性引进来了。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,建立在竞争机制基础上的就是兽性经济、就是生物性经济,它要最大限度地激发人的生物欲望和生物本能,国内出现了狼文化、狼管理,这一点都不奇怪。经济建设把所有的国民都卷了进去了,全民越来越本能化、动物化、生物化。食品安全问题层出不穷。

这个时代我们不可能幸福,我们有的快乐是畸形的快乐、血腥的快乐,友情、爱情比稀薄的空气还稀薄。我们坚信,这个时代肯定要过去,人毕竟是人,毕竟不是动物,但现在还没过去。我们讲学,我们传播文明,就是呼唤人性的复苏,呼唤人性的回归。这是我们的初级目的,终极目的是超越人性、显化佛性。而西方文化的终极目标是彰显人性,初级目的是生物性竞争。我们现在引进的是西方的初级文化,学西方没学好,学了它的生物性。

三是外化,就是感官化。西方文化建立在感官文化上,东方文化建立在理性上、佛性上。这个“理”,是先天带来的规律性、法则性,不是西方那个逻辑性之理。一个“理”字两个内含,一个是先天的、一个是后天的,一个是存在的、一个是结构的,一个是内含的、一个是外延的。受西方文化的影响,我们不断地刺激我们的感官,吃的东西味道越来越浓重,听觉刺激越来越强烈。强烈后有疲劳,疲劳过后是麻木。人们不甘心麻木,就加大刺激量,轻轻的刺激已经不顶用了,在刺激中找到了短暂的快乐。把所有的快乐都建立在感官上,忘了除感官以外还有别的快乐,比如说禅乐。禅乐是我们的古人几千来享用的快乐,就是在禅定中体会到内在的快乐,现在人谁知道?80后90后可能连这个名字都不知道,更别说找到这个快乐了。外在的感官快乐是快乐,但是短暂的快乐,心灵的、生命的、内部的快乐才是真正的快乐。短暂的快乐后更扭曲,特别象吸毒,快乐后会有更大的空虚,恶性循环。这个恶性循环从西方来,无休无止。

四是技术化。我们已经离不开手机、离不开电灯了,可以说一分钟都离不开,我们牢牢地被科技绑架了,就是对技术的依赖。对技术的依赖,就是不能自己、不能自主;不能自己、不能自主,就没有幸福而言。我们对外界依赖的越深越狠,我们的幸福感就越低。我们的一切都是建立在他物、他者的基础上,他不给我了我就没有了,我成了他的奴仆和附庸。一个奴仆和附庸是没有幸福的。

五是现象化、两极化。东方古人的生活完全本体化、主体化,各种观念建立在天人合一的基础上,而现在的我们却是建立在现象的基础上。本体世界的最大特点是统一性,现象世界的最大特点是分裂性。读读古人的书你就能感觉到,古人非常和谐,现代人处处体现分裂性、冲突性。古代没有精神分裂症、人格分裂症,清朝以前都没听说过,而现在的人不抑郁都不好意思,因为抑郁是深沉的代名词,是现代人的突出特征。你只要生活在现象世界,就有冲突、矛盾、分裂,无法回避。要想真正回避,就要回归天人合一,回归生命主体,回归先天的般若状态。只有在本体中才能找到真正意义上的和谐,佛家叫圆满。

四、如何找回幸福

不是你去圆满它,是它来圆满你。它是先天的般若智慧,你只要开启了先天的般若智慧,它就会给你带来深深的圆满感和深深的满足感。圆满就是无缺损感、无缺陷感,就是充实感。圆满就是般若,般若就是圆满。圆满是般若的一个基本功能,只要开显了般若,你才有统一的思维、统一的人生,一句话,你才会什么都是和谐的。真正的和谐、真正的统一,来自于本体,来自于先天,来自于般若智慧。没有般若我们永远不可能获得真正意义上的和谐和圆满,绝对不可能。我们的生活、我们的人生、我们的身心、我们的精神、我们的情感、我们的社会、我们的时代、我们的国家、我们的民族,都不可能获得真正意义上的圆满与和谐。

要想获得圆满,必须显化我们的般若智,显化了般若智你就显化了圆满,你就带来了圆满,想不圆满都不行。我们去圆满“圆满”是永远做不到的,只有“圆满”来圆满我们。只要生活在现象化中,就是不圆满,就是冲突、矛盾。我们现在的生活完全被现象化了,灵肉分裂,经历不完的矛盾、冲突和分裂,给我们带来各种烦恼和不幸。

如何找回我们的幸福?就需要在中国找,在儒佛道中找。因为儒佛道文化才能给我们带来内在的和谐和快乐,用禅宗的话说叫内乐。《论语》第一句话是: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这种“乐”就是内乐。我们东方人坚持认为,人类的幸福来自内在的生命世界,与外在毫无任何关系,尤其是与外在的权利、金钱、名利、美貌没有任何关系。真正的快乐、永恒的快乐是从内在来,来自于开显我们的般若智。这种开显与快乐是并生关系,你开显了多少般若,你就开显了多少幸福和快乐,你远离多少般若,你就远离了多少幸福和快乐。

我们这个时代是远离般若的时代,甚至都没有听说过还有一个般若智慧,更别说去显体化它、拥有它、融入它了。所以说,这个时代没有快乐和幸福完全是必然的,只要我们生活在“五化”即西化、物化、外化、技术化、现象化及分裂化之中,我们就会远离幸福和快乐,五化的过程就是远离幸福的过程。西方文化只有科技之道,没有幸福之道。幸福在东方,只有东方文化才能开启我们的幸福之门、快乐之门、解脱之门。

透过般若智慧,让我们找到内在的快乐之源,开启我们内在的快乐之旅。这不是一种想象和假设,是一个真实的事情。再强调一下,西方文化是科技文化,不是幸福文化,它不能给我们带来幸福,只能给我们带来科技。但科技不等于幸福,我们的科技长足发展了,我们的幸福感却每况愈下,我们的快乐感、我们的生存充实感、我们的生命意义感每况愈下。根子上就是因为我们远离了我们的传统文化,远离了般若智慧。

佛家有禅乐,儒家的《论语》中也有类似记载。孔子的弟子颜回生活得很艰苦,但他非常快乐。这引发了宋明理学的“二程”即程颢、程颐兄弟的一段故事。这弟兄二人是怎么入的儒家之门呢?当初这两兄弟去拜师,拜周子为师,周子就让他们两人琢磨一个事情,即琢磨孔颜乐处?孔子和颜回为什么快乐呢?这个琢磨透了就真懂儒家了。这弟兄两人也真的琢磨通了,后来成为了宋明理学的开山宗师之一。儒家还有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乐乎?”这个乐也就是内乐,东方的古人真的智慧呀。我们现代人用了一百年的时间,终于证明了幸福来自内在,幸福与财富无关、与科技无关。这些古人早早就告诉我们了,但我们忘记了。引进西方一百年后,财富多了、政治清明了,但幸福却少了,这时我们明白了,这些与幸福无关。今天猛醒,孔子、孟子、老子五千年前说的话是对的——幸福内在。这就是我们东方人为什么几千年来不断追求修行解脱,东方人不傻。不傻为什么吃不上、穿不暖,还要拼命追求道、追求修行、追求解脱呢?因为东方人知道,这里面暗含着幸福之源,追求修行、追求道,是追求永恒的幸福、追求永恒的快乐,追求极乐。

追求快乐是人活着的基本价值和意义。东方人一起步就追求生命的基本价值和意义,不断提升生命的意义,不断显化内在的光明。这个内在的光明就是般若智慧,不断显化它,我们的幸福感就会节节攀升,我们就会拥有一个持续的创造性人生状态。一个开显了般若智慧的人,一定是一个成熟的人,一个创造的人。为什么老子、孔子能够创造博大精深、万古长青的智慧体系,就是因为他们接通了创造之源。我们要有了般若智慧,我们也可以成为各行各业的高人、专家,成为一个杰出的人,成为创造的化身,我们的人生就会日日新、月月新、年年新。

在第二天的演讲中,潘麟导师通过对实相般若、境界般若、方便般若、文字般若、眷属般若五大类般若的全面阐释,力求使在场的每个人尽可能地走进般若、溶入般若、成为般若,使大家的思维和精神都成为般若的化身。

�在#�����IP`H��。本体世界的最大特点是统一性,现象世界的最大特点是分裂性。读读古人的书你就能感觉到,古人非常和谐,现代人处处体现分裂性、冲突性。古代没有精神分裂症、人格分裂症,清朝以前都没听说过,而现在的人不抑郁都不好意思,因为抑郁是深沉的代名词,是现代人的突出特征。你只要生活在现象世界,就有冲突、矛盾、分裂,无法回避。要想真正回避,就要回归天人合一,回归生命主体,回归先天的般若状态。只有在本体中才能找到真正意义上的和谐,佛家叫圆满。

四、如何找回幸福

不是你去圆满它,是它来圆满你。它是先天的般若智慧,你只要开启了先天的般若智慧,它就会给你带来深深的圆满感和深深的满足感。圆满就是无缺损感、无缺陷感,就是充实感。圆满就是般若,般若就是圆满。圆满是般若的一个基本功能,只要开显了般若,你才有统一的思维、统一的人生,一句话,你才会什么都是和谐的。真正的和谐、真正的统一,来自于本体,来自于先天,来自于般若智慧。没有般若我们永远不可能获得真正意义上的和谐和圆满,绝对不可能。我们的生活、我们的人生、我们的身心、我们的精神、我们的情感、我们的社会、我们的时代、我们的国家、我们的民族,都不可能获得真正意义上的圆满与和谐。

要想获得圆满,必须显化我们的般若智,显化了般若智你就显化了圆满,你就带来了圆满,想不圆满都不行。我们去圆满“圆满”是永远做不到的,只有“圆满”来圆满我们。只要生活在现象化中,就是不圆满,就是冲突、矛盾。我们现在的生活完全被现象化了,灵肉分裂,经历不完的矛盾、冲突和分裂,给我们带来各种烦恼和不幸。

如何找回我们的幸福?就需要在中国找,在儒佛道中找。因为儒佛道文化才能给我们带来内在的和谐和快乐,用禅宗的话说叫内乐。《论语》第一句话是: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这种“乐”就是内乐。我们东方人坚持认为,人类的幸福来自内在的生命世界,与外在毫无任何关系,尤其是与外在的权利、金钱、名利、美貌没有任何关系。真正的快乐、永恒的快乐是从内在来,来自于开显我们的般若智。

这种开显与快乐是并生关系,你开显了多少般若,你就开显了多少幸福和快乐,你远离多少般若,你就远离了多少幸福和快乐。

我们这个时代是远离般若的时代,甚至都没有听说过还有一个般若智慧,更别说去显体化它、拥有它、融入它了。所以说,这个时代没有快乐和幸福完全是必然的,只要我们生活在“五化”即西化、物化、外化、技术化、现象化及分裂化之中,我们就会远离幸福和快乐,五化的过程就是远离幸福的过程。西方文化只有科技之道,没有幸福之道。幸福在东方,只有东方文化才能开启我们的幸福之门、快乐之门、解脱之门。

透过般若智慧,让我们找到内在的快乐之源,开启我们内在的快乐之旅。这不是一种想象和假设,是一个真实的事情。再强调一下,西方文化是科技文化,不是幸福文化,它不能给我们带来幸福,只能给我们带来科技。但科技不等于幸福,我们的科技长足发展了,我们的幸福感却每况愈下,我们的快乐感、我们的生存充实感、我们的生命意义感每况愈下。根子上就是因为我们远离了我们的传统文化,远离了般若智慧。

佛家有禅乐,儒家的《论语》中也有类似记载。孔子的弟子颜回生活得很艰苦,但他非常快乐。这引发了宋明理学的“二程”即程颢、程颐兄弟的一段故事。这弟兄二人是怎么入的儒家之门呢?当初这两兄弟去拜师,拜周子为师,周子就让他们两人琢磨一个事情,即琢磨孔颜乐处?孔子和颜回为什么快乐呢?这个琢磨透了就真懂儒家了。这弟兄两人也真的琢磨通了,后来成为了宋明理学的开山宗师之一。儒家还有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乐乎?”这个乐也就是内乐,东方的古人真的智慧呀。我们现代人用了一百年的时间,终于证明了幸福来自内在,幸福与财富无关、与科技无关。这些古人早早就告诉我们了,但我们忘记了。引进西方一百年后,财富多了、政治清明了,但幸福却少了,这时我们明白了,这些与幸福无关。今天猛醒,孔子、孟子、老子五千年前说的话是对的——幸福内在。这就是我们东方人为什么几千年来不断追求修行解脱,东方人不傻。不傻为什么吃不上、穿不暖,还要拼命追求道、追求修行、追求解脱呢?因为东方人知道,这里面暗含着幸福之源,追求修行、追求道,是追求永恒的幸福、追求永恒的快乐,追求极乐。

追求快乐是人活着的基本价值和意义。东方人一起步就追求生命的基本价值和意义,不断提升生命的意义,不断显化内在的光明。这个内在的光明就是般若智慧,不断显化它,我们的幸福感就会节节攀升,我们就会拥有一个持续的创造性人生状态。一个开显了般若智慧的人,一定是一个成熟的人,一个创造的人。为什么老子、孔子能够创造博大精深、万古长青的智慧体系,就是因为他们接通了创造之源。我们要有了般若智慧,我们也可以成为各行各业的高人、专家,成为一个杰出的人,成为创造的化身,我们的人生就会日日新、月月新、年年新。

在第二天的演讲中,潘麟导师通过对实相般若、境界般若、方便般若、文字般若、眷属般若五大类般若的全面阐释,力求使在场的每个人尽可能地走进般若、溶入般若、成为般若,使大家的思维和精神都成为般若的化身。